收藏本站 | 设为首页 | 联系我们
   用户名 密码
站内搜索 会员 药品 代理 新闻

中药系列

  复方高山红景天口服液
  四子填精胶囊
  通脉口服液
  驱风通络药酒
  人参五味子颗粒
  锁阳固精丸
  前列回春胶囊
  前列回春丸
更多...
当前位置: 首页 > 企业动态
国企医院改制终点冲刺 专家预言目标恐难完成
发布日期:2018-10-24

“交卷时间”将至,国企医院改革进入冲刺期。但在专家看来,年底前,2000多家国企医院基本完成从母体剥离,或将成为一个不可能完成的任务。
   
    近年来,国企医院剥离浪潮兴起。直至2017年,国务院划定红线,“2018年底前需完成企业办医疗机构的移交改制或集中管理工作”。
   
    “如果简政放权做得不够彻底,合适的改制路径难以确立,国企医院剥离进程将举步维艰。” 基于目前的改革进程,中国医学科学院泰达国际心血管病医院院长刘晓程预判,再有两个月恐怕也很难完成目标。
   
    针对国企办医疗机构改革,国家提出4种路径:移交地方、关闭撤销、专业化运营和重组改制。专家表示,在实践过程中,以健康产业为主业的央企和大型社会资本成为国企医院的主要承接方。
   
    在日前召开的中国非公立医疗机构协会医院管理分会2018年年会上,国企医院改制成为热议话题。接下来的两个月如何走下去,专家给出了不少建议。
   
    虽是机遇 亦是包袱
   
    根据《关于国有企业办教育医疗机构深化改革的指导意见》,国企医院改制具有四条途径:移交地方管理、实施关闭撤销、开展资源整合、推进重组改制。
   
    长期关注国企医院改制的专家曾告诉健康界,各地财政吃紧,移交地方这条道路恐怕走不通。中石油宝石花医疗集团医疗管理部总监张力斌证实了这一说法:“个别国企医院原来归属地方,但现在开始回流,原因是地方编制、财政等难以保障。”
   
    国企医院改制的第二条路径是关闭撤销。曾经,国有企业经济效益较好,所办医疗、教育等机构备受重视,部分国企医院在人才、学科、设备等方面优于政府办公立医院。随着国有企业运营情况有所调整,个别国企医院成为其负担。尤其针对部分规模较小、基础条件欠佳的国企医院,国家希望能够将其关闭撤销。专家强调,这一举措的重点是要做好职工分流安置工作。
   
    “国企医院是典型的计划经济产物,国家将其从母体剥离是非常英明的决定。”身在体制外,刘晓程相信,企业的职责是创造生产力,医疗应该交给国家和社会来办。但也有专家认为,国企医院改制不能采用“一刀切”的办法,部分国企医院运行状况不亚于公立医院,是否需要改制应该辩证地加以看待。
   
    除以上两条路径,改制的主要途径之一是以健康产业为主业的国有企业或国有资本投资运营,通过资产转让、托管等方式,对国企医院进行资源整合,实现专业化运营和集中管理。华润医疗集团便是典型代表。
   
    “很多人认为,对于华润等健康央企而言,国家这一举措等同于天上掉馅饼,但事实并非如此。” 华润医疗集团执行总经理徐泽昌表示,健康央企不仅需要承接基础条件好的医院,在所承接的国企医疗机构中,大约只有三分之一能够转化成为医疗集团的优势资源,大部分成为集团的负担。
   
    毫无疑问,国企医院改制效果有好有坏,徐泽昌直言,部分改制医院效益走低与当地医保政策有很大关系。此外,没有解决好国企医院的历史遗留问题,同样影响医院后期发展。
   
    部分国企医院抵制参与改制的原因无外乎不愿意脱离母体企业,是生是死似乎成为一道必答题。经过调研,北京非公立医疗机构协会副会长赵锡银发现,多数参与改制的医院目前生存得很好。国企医院具有患者、医疗人才等基础资源,亟待改变的是管理体制。
   
    由于改制国企医院比新建医院风险性低,部分社会资本将其看做一个在医疗圈“跑马圈地”的好机会。同方大健康产业有限公司常委副总裁陈一建议,社会资本要尽量参与国企医院改制,以在产业运营等方面占据优势。“国企医院内部管理相对松散,而这恰是社会资本企业的优势。”
   
    改制之路荆棘密布
   
    国企医院连接医院、国家、承接方,如何处理好多方关系,成为改制过程中的核心问题。例如,由于没有处理好职工利益问题,职工反对医院改制的报道不胜枚举。
   
    清华诚志医疗健康产业集团总裁兼丹东市第一医院院长李涛强调,国企医院改制主要解决好三个问题:如何保障医院职工的利益、如何保障国有资产不流失、医院现代化管理制度如何形成。
   
    北大医疗鲁中医院曾进行两次改制,被业界视为国企医院改制的成功样本。在寻找合作伙伴之际,院长顾国明有两条基本准则:医院能够可持续发展,以及职工权益不受侵犯。加入北大医疗集团之后,评三甲、建胸痛中心等项目相继上马。在顾国明看来,医疗集团不仅能够为医院提升品牌优势,还能帮助医院解决人才梯队搭建、信息系统建设等方面的问题。
   
    被视为国企医院改制学习范本的还有濮阳市油田总医院。濮阳市油田总医院前身是中原油田总医院。2006年11月,中原油田以职工工龄补偿置换股份的方式进行股份制改造,原来的国有企业职工医院变更为民营非营利性医院。根据医院章程,职工持有的医院股权不能参与分红,不能继承,不能自由转让,职工退休时由医院按原出资额回购。
   
    “人人持股使得医院议事非常困难。” 濮阳市油田总医院院长穆永臣强调,随着退休职工日益增多,医院产权的最终归属成为难题。另一方面,该院各种医疗资源一直处于超负荷运转状态,迫切需要二次改制重组,以解决产权不清和发展资金短缺问题。
   
    2014年年初,北京东君医院投资管理有限公司以7亿多元对价收购濮阳市油田总医院及其属下6家社区医院100%股权,医院完成二次改制。在二次改制过程中,濮阳市油田总医院首先进行了人事分配制度改革,实行全员合同制,建立以岗位工资为主的薪酬分配制度,形成干部能上能下、人员能进能出,以岗定酬、易岗易薪的用人和分配制度,消灭了低效岗、无效岗。
   
    在顾国明、穆永臣等国企医院改制参与者看来,改制虽然需要面对各种问题,但其在医院文化、职工团结性等方面具有天然优势。无论是一年多时间冲三甲,还是几个月便建立胸痛中心,不可否认的是,医院的每个进步都是全院职工团结干出来的结果。
   
    未来两个月,国企医院改制目标能否完成,让我们拭目以待。

  新闻来源:健康界  
[收藏信息] - [推荐信息] - [打印该页] - [关闭窗口] [返 回]